Ornithologist and entomologist David Kenneth Wetherbee believed that Dynastes hercules once lived in what is now called Haiti. Below is link to his essay:

 

在我們的認知裡,長戟大兜蟲有些族群面臨威脅、有些族群瀕臨絕種,但絕種還沒真的發生。不過真的是這樣嗎?同時是鳥類學家和昆蟲學家的 David Kenneth Wetherbee 在他於 1997 過世前寫了一篇文章。他認為,人類近代史上已經發生過一次長戟大兜蟲的區域性滅絕。如果是真的,這是非常令人惋惜的悲劇。請大家好好珍惜手上的長戟大兜蟲吧。以下連結是 Wetherbee 的論文 (內含一張水彩畫)

http://academic.uprm.edu/publications/cjs/VOL21/P083-084.PDF

 

論文大意如下:

 

三筆可靠的記錄顯示海地曾經棲息長戟大兜蟲

 

1771-1785 M. de Rabie 畫了數百幅的海地生物水彩畫,從來沒有發表。這些畫一直到1930才被發現。他畫的生物都來自 St. Francois (Cape Haitien),而且都是畫活體。其中包括了長戟大兜蟲

 

1775 Pere Luis Nicolson 發表了在海地探索四年的論文。Nicolson 詳細形容 “Saint-Domingue 烏龜甲蟲。當地黑人稱做「烏龜甲蟲」的長戟大兜蟲並不常見。

 

1807 Palisot de Beauvois 撰寫昆蟲回憶錄,提到了長戟大兜蟲在海地的確切產地。

 

最大的疑問就是這些作者所看到的長戟大兜蟲會不會是透過貿易而進口到海地的?這樣的機率不高。以上所有的作者都知道海地以外也有出產長戟大兜蟲,而他們記錄的都是海地當地的生物。如果是進口的蟲,Nicolson 不會叫 “Santo-Domingue 烏龜甲蟲,而 Rabie 以他以往的作風,也會在水彩後面著名此蟲非海地原生物種。

 

事實上,長戟大兜蟲在海地絕種本來就是預期會發生的事,因為長戟大兜蟲在其他產地不是受到威脅就是瀕臨絕種。四個世紀的大規模開發讓平地已經幾乎沒有森林。山區裡頭的物種有些可能也已經絕種。

 

However, I raise three observations:

1.      The islands between Haiti and Guadalupe have no known record of Dynastes hercules occurrence.

2.      If Haiti’s Dynastes hercules immigrated from Mainland Central America, how come the water painting depicted a Dynastes hercules hercules?

3.      If the Hercules beetle in the painting was alive, how come all the tarsi are gone?

 

無論如何,我提出幾個疑點:

1.      瓜德羅普和海地之間的島嶼都沒有長戟大兜蟲的記錄

2.      如果海地的長戟是中美洲大陸遷移過去的,為什麼水彩畫中的長戟是DHH?

3.      如果水彩中的長戟是活的,為什麼跗節斷光光了?